如何以“慕容森,你为何负我?”写一篇古风虐文?

问题:如何以“慕容森,你为何负我?”写一篇古风虐文?

回答:

图片 1

〞慕容森,你为何负我?〞女子口吐鲜血,恶狠狠的瞪向身着柳色轻裳的男子。男子用手捏起女子的下巴:〞因为你长的丑!〞于是用白色的手帕擦了擦手,仿佛刚才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说完搂起身旁的女人,走了。(不想写了,打字太累)

回答:

“慕容森,你为何负我?为何在我为你重伤之时与别的女人私相授受?”眼前女子身着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却有两行清泪流下。

“没有为什么。我们是真心相爱的,陌浅若,你走吧。”慕容森冷冷的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厌恶。

陌浅若忽的跌坐在地上,泪再也止不住。半晌,她站了起来,淡淡的问道:

“能不能告诉我一个理由?慕容森。”她绝望的闭上眼睛,内心却波涛起伏,但是没有办法,陌浅若不想在这个厌恶她的人露出狼狈与痛苦……

“理由?我从未爱上过你,当初与你在一起只不过是利用你,现在的你没有利用价值,所以你可以滚了。”慕容森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也不知不觉的痛了一下,眼神中露出一丝不舍,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璧人再也不相见……

陌浅若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等出了王府,她放声大哭起来。

他们本事天造地设的一对,慕容森是当今的二皇子,而陌浅若则是陌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二人连理成枝,世人皆知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可是陌浅若太天真,她之前怎么没想到慕容森是为了丞相府的势力,现在她为了慕容森挡了一剑,他却与别的女人私相授受?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间三年过去了,陌浅若还是未嫁,原因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已经伤她了那么深,她为何还在念念不忘?

“小姐,外面有人给您送了一封信。”兰香说道。

“拿过来,我看看。”陌浅若心下一疑,怎会有人来给她送信?或许是他的喜帖吧……

这封信非常普通,不像是成亲用的啊,上面赫然写着“陌浅若亲启”五个字

而这字迹是……慕容森的

陌浅若心下无比疼痛,她颤抖的打开那封信,:


若儿,对不起,当初圣上派我去蛮荒平定战役,我深知这蛮荒之地,去了不死虽残,你等如此佳人,怎能守活寡?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或许已经战死沙场,不要记挂我了。我会葬在慕云山上。

慕容森亲笔


陌浅若几滴泪滑落在信纸上,泪水在纸上晕染开来,形成了几多娇艳的花儿

“你怎么这么傻?就算是一起死,也不能留我一个在世上苟且,你好狠心啊……”陌浅若大哭道。那张纸以被揉的皱皱巴巴的……“你死,我为何活?”……

世人传说,森王妃陌浅若自尽在森王墓碑前,临死前要求要与他葬在一起,两人伉俪情深,一段佳话……

图片 2好虐啊QAQ!下次争取写个甜文吧!有什么意见在评论区提出哦!
❤❤😘

回答:

“慕容森,你为何负我?”红衣女子站在牢房外看着架子上吊着的血衣男子,男子许久才慢慢抬起头,看着女子,低低的说到“梦儿,给我些水?可好?”女子走近男子,眼泪滴落在地上,语气冰寒的叹到“慕容森,看看我是谁?是你的梦儿么?”转过身,对着身后的随从说到“快给小侯爷点水,让小侯爷清醒点,别看见个穿红衣的就叫梦儿!”男子大口喝了数杯水,再抬眼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低低的笑到“原来是辽将军!”女子坐在太师椅上玩着手里的鞭子,低低的笑到“小侯爷,好久不见了!”男子未再说话,闭上了眼睛。女子也慢慢的闭起眼睛,只是低低的说到“两年前,玉蓝山一战,可是你把我军的攻势图交给梦宁的?为何?”男子不语,女子又问“三载夫妻,你可爱过我?当日为了娶我向父亲做的许诺是真心的么?”男子低着头还是不语。女子低低的说到“我当真的。即使你想保护的那个人背叛了帝国,背叛了我要守护的人,我依然把她安全的送走了!我只是心痛了,慕容森,你知道么?父亲在玉蓝山一战中战死,可我还是放走了梦宁,那日梦宁说有了你的骨血的时候,你知我多痛么?可我还是送她走了!慕容森,为何负我!为何还要给我下毒?为何呀!”男子终于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女子“梦儿没死?那,那,那日在宫外被拖走的女子是?”红衣女子站起身走到男子面前,低低的叹到“总要有个人去承受帝王的怒火呀!一开始你不就一直在牺牲我么?”女子说完,大笑着说到“把小侯爷放下来吧!吉将军稍后会亲自来审问小侯爷,这浑身的血像什么样子?”女子深深的看了男子一眼,转身离开。

夜晚,天牢里进来了三个人,走到男子的牢房门口,轻轻撬开沉重的锁头,走进牢房。男子已被收拾干净,正静静地坐在角落里,三人走近男子,一人捂着男子的嘴,轻轻说到“侯爷不要说话,我等来救你!”男子点了点头,静静地随三人离开。

京郊外停着一辆简朴的马车。三人看男子上了马车,赶车离开。马车里,男子轻问到“几位是?”其中一人低沉的说到“侯爷放心,我等是受人之托。”男子眼睛一亮,激动的说到“可是梦儿?”看三人不语,男子又说到“可是左丞相府的大小姐梦宁?”三人还是不语,其中一人犹豫了一下,才低沉的说到“是辽将军托我们三人送侯爷离开的。至于梦宁小姐,明日她将嫁给太子为妃。”男子红着眼睛低吼到“不可能,我不信。她有了我的骨血,如何嫁给太子?”其中一人嘲笑的说到“侯爷,其实我等是辽将军的暗卫。至于左丞相府一直和将军府是死对头,就连这次的玉蓝山一战,也是太子府的一个计,为的就是我们老爷的命!而你,为了左家的小姐这么害我们家老爷和小姐,我们小姐还送你离开,你就知足吧!”三人再为说话,男子红着眼睛,嘴里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可能?梦儿,为何?为何?”平静的山路上除了远去的马蹄声再无其他。

御书房,帝王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字条不语。下首跪着一位红衣女子,女子深深的低着头。许久帝王才叹到“起来吧!地上凉!”女子摇了摇头,低低的说到“皇上,臣私放罪犯,应赐死!”帝王站起身走到女子面前,低低叹到“辽儿,起来吧!乖!朕没怨你!起来!”女子低着头站起身,帝王叹息到“当年你非要嫁,你父亲扭不过你,你就嫁人了。那日你父亲喝醉了,朕陪他一夜,他说他的辽儿应配最好的。这几年朕看着你做了梦宁的影子,看着慕容森去爱着梦宁来伤你,可是却无能为力。这天下是朕的,可这天下的人心却不一定是朕的!辽儿,人活着总要舍去很多东西。你父亲用生命告诉你这个道理,你懂了么?”女子泣不成声狠狠点着头。帝王拍了拍女子的肩头,低低叹到“辽儿,去边疆吧!再也不要回来了!去的路上去玉蓝山走走,再陪陪你父亲吧!唉!”女子猛的跪下,深深的对着帝王磕了下去!“谢皇上!”

玉蓝山,满山的翠竹,清风吹过,像极了那日厮杀之后那些枉死人的哭声!山中的亭子里坐着一位红衣女子,手里把玩着白色玉佩,静静地看着远处发呆。身后地侍从小声低语“主子,走吧!时辰不早了!”女子点了点头,猛的跪下,对着远处的战场深深的磕了一个头,低低的哭到“父亲,辽儿走了!”

女子上马离开,身后暗卫紧紧跟随,风中传来女子的声音“事情如何了?”空气中声音传来“回主子,慕容森的人头给今日大婚的左丞相家大小姐送去了,至于尸首已经按主子吩咐挫骨扬灰了!”风中传来女子的笑声“做的好,痛快!哈哈哈!”

图片 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