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仿售发令枪获刑1一年半,枪支料定规范还供给再调动

文丨欧阳晨雨

又是一起公众瞩目的涉枪案件。

被羁押581天后,26岁的残疾小伙马欢因犯非法制造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

据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一份编号为闽0302刑初95号显示,马欢明知同案人将其生产出售的枪支散件用于改装为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制式枪支,仍大量生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枪支罪。马欢不服该判决,遂提起上诉。

马欢的遭遇,的确让人心生同情。一个本来就有残疾的小伙子,靠模仿制造发令枪来维持生计,一旦定罪入狱的话,便意味着原本坎坷的人生轨迹,还将雪上加霜般陡然直降。如果判决生效,服完11年半的刑期后,曾经年少的马欢,将是一个中年人了。

图片 1

(马欢16岁时辍学务工)

当然,这还是一审判决,并不是最后的结局。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马欢还有上诉的权利。

不过,根据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综合案件报道情况,马欢上诉“反转”的可能性并不大。

尽管马欢及其辩护律师表示,“该款发令枪枪管和枪身为一体,材质为生铝铸造,枪管为实心,不能发射任何弹丸”,“枪身、转轮、扳机、击锤均为模具铸造,此发令枪只能听响作为儿童玩具使用,其铸铝材质决定其不易于改装”,而据马欢姐姐马静的描述,该款发令枪韧性较差,“薄的地方可以用手掰断。”但问题是,“不易改装”不等于“不能改装”,质量优劣并不影响枪支的定性。

图片 2

更重要的是,马欢还制造了“枪支散件”。之前,在马欢的加工作坊内,警方搜获2支完整转轮发令枪、92个转轮、135个击锤、115个扳机、1315个其他零件,这些配件中有342个被鉴定为枪支散件。尽管枪支散件并非完整的枪支,但同样属于我国法律严格管控的范围。因为枪支散件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组装成完整的枪支,进而危及公共安全。

按照最高法《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非法持有成套枪支散件的,以相应数量的枪支计;非成套枪支散件以每30件为一成套枪支散件计。以这样的标准计算下来,马欢拥有的342个枪支散件,就应被认定为11套成套枪支散件。

根据上述司法解释,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以上,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即可“入罪”,达到最低数量标准五倍以上即视为“情节严重”,对应的刑罚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以马欢的认定枪支数量论,法院对其判刑11年半并不唐突。

图片 3

当然,客观而言,此案还有若干程序瑕疵。比如,“同一送检人、同一检材、同一鉴定机构,两次鉴定,结果各异”。

2017年9月8日,由莆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文书显示,“将从马欢处扣押的各10个弹轮、扳机、击锤,与涉案的自制转轮枪支相应配件互换,枪支可正常击发”,“这些配件均被鉴定为枪支散件”。

但是,2017年10月17日,同样是莆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警方将马欢持有的疑似枪支的整枪及握把、枪身扣件、枪身、弹簧等配件送检,因不具备鉴定条件,未予受理。

如果以第一次鉴定为准,马欢的定罪量刑就无可辩驳,但如果不排除第二次鉴定结论,发令枪、散件的枪支定性就会存疑,原来认定的枪支散件数量,也将需要重新审视。尽管城厢区人民法院曾在一审判决文书中给出解释,称“两次送检的并非同一批检材”,从鉴定文书的物品名称叙述看,似乎也有力地印证了法院的说法,但鉴定的“矛盾性”,毕竟让判决的权威性有所冲击。

任何程序上的瑕疵,都将是正义的伤痕。在上诉过程中,有必要当庭比对物证,并对发令枪及配件进行再次鉴定,而法庭不应以“不具备枪支实验的条件”再次拒绝。中立且公正的鉴定结论,有利于扫去该案的猜疑阴霾,让判决更经得起推敲。

当然,在现有枪支鉴定标准下,包括1.8焦耳/平方厘米的比动能等“卡尺”,让枪支及枪支散件认定几乎“唾手可得”。近年来,从天津赵春华案,到刘大蔚案等,所谓的玩具枪、仿真枪等,多以涉枪认定而告终。

图片 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之前,因为在网上销售4厘米长的“枪形钥匙扣”,相隔千里的章华和徐彦彬即被指涉嫌非法买卖枪支罪,被辽宁鞍山铁西公安分局刑事拘留60余天。根据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物证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这是以火药为动力自制袖珍转轮手枪,属于非军用枪支。然而,在当事人及律师眼中的“枪形钥匙扣”,“就像夜市上的小玩意儿”,“直径只有4厘米,根本无法握把”,“击锤多玩几下就会变形”,也“没有发生过伤人事件”。

这样的“认知”反差,与这起案件极其相似。马欢辩护律师及马欢的亲属也认为,“此发令枪只能听响作为儿童玩具使用”,该款发令枪韧性较差,“薄的地方可以用手掰断。”单以整件来看,枪管实心不能发射弹丸,就意味着不可能有社会危害性。然而,根据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当事人就很难摆脱“涉枪”的刑事追究。

就此案来说,在司法实践中,可依据2018年3月30日起施行的两高《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规定,“考虑涉案枪支的数量,还应考虑涉案枪支的外观、材质、发射物、致伤力大小,以及行为人的主观认知、动机目的等情节”,作出“罪责刑相适应”的判决。

图片 5

(公安机关销毁非法枪爆物品现场。)

从长远看,还应对目前枪支认定的标准做出适当调整。即便是回归到2001年《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确立的“射击干燥松木板”标准,也更具有合理性。当时规定,对于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按下列标准鉴定:将枪口置于距厚度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弹头穿透该松木板时,即可认为足以致人死亡;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认为足以致人伤害。具有以上两种情形之一的,即可认定为枪支。而试验结果显示,弹头要嵌入干燥松木板,枪口比动能要在16焦耳/平方厘米及以上。

另外,对“枪支散件”的鉴定,有关司法解释也应摆脱“以件计套”等窠臼,以实际杀伤力为基准作出修缮。如此,涉枪案件的审判,才更经得起法治、时间和民心的检验,体现正义的原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