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

未知的地方皆为深渊。在探索过程中,越往深处,四周的深渊环境也越会左右你,影响你的心灵和思想,归来的希望也越渺茫。即便归来,你的身心也会发生变异,不再是当初的形态。这既是动画中对深渊的设定,也能形容所有的求知过程。得到了启蒙和智识,人不可能再回到原始的无知。

动画里呈现的整个探窟历史,可以被看为是真实世界里,由无数求知者推动的知识、文明发展的隐喻。

探窟家这样的角色设定立刻让我想起了启蒙时代那些孜孜不倦探索世界和知识的人物。亚历山大

洪堡曾探索过几乎没有欧洲人去过的地方,深入丛林,研究新发现生物的特性;为了准确测绘地图,疯狂寻找奥里诺科河与亚马逊河之前的天然运河,爬上当时的世界最高峰。本作中,深渊的环境与现实中的亚马逊雨林和极寒的雪山有及其相似之处,均为严酷的自然环境。而探窟家们的精神和洪堡是一样的,这是一种不灭的好奇心,一种追随与超越前人的雄心,一种近乎拓宽、创造世界的渎神想法。启蒙时代的口号是,让光明驱散黑暗。探窟家们便是在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从深渊里带出光明。当动画里,莉可和伙伴们放出消息气球,期待它能够穿越重重阻碍到达地面时,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不过另一方面,深渊里的残酷并非仅仅由严酷的自然造成,而处处充满着疑问和吊诡。这形象地体现在一些深渊遗物和生物的设定上,比如祈祷的骷髅、可以通过预知未来而看穿你的钢炮兽、模仿已死亡人类的哀鸣而吸引其他探窟家自投罗网的xx鸟、拟态成为受人类喜爱的万年香花朵却意图寄生乃至蚕食人类躯体的xx虫。这些生物的进化方向似乎暗示着人类曾经对他们的摧残。这是否意味着这些生物和深渊的成因原本即是人类本身的残酷行为?是人类一手造成了深渊的残酷性?若是联系现实世界,这是否影射人类屠杀动物和破坏自然环境的行为,甚至是在发现新大陆时杀害其他种族人类的残酷暴行?毕竟这些都是人类在追求知识、进步、文明过程中的所作所为。从这个角度看,重新出现在世上的深渊是自然对人类的一次神秘的考验,深入深渊不但意味着深入未知的黑暗,也意味着深入人性的幽微之处。

据现在的漫画进度,我们可以知道深渊内部是分了好几层的,每一层也有专门的高级探窟家“白笛”守护。漫画告诉我们,几乎每个白笛都是去过深渊深层接受考验的人,而他们每个人从外表到内心都或多或少地有所改变,因而不太可能被简单称为人类。

在我看来,每一个白笛各代表了一种接受最极端考验的人性品质,他们是少数坚持过了这种考验的人。其中令人印象最深的是第二个白笛,黎明卿波多尔多。我认为他代表的就是人性中的求知欲。他是一个弗兰肯斯坦式的争议人物。他为了不断深入Abyss,不惜拿自己和他人的身体进行各种实验,他从贫民窟找来大量孩子,作为观察深入六层后的返回诅咒。而大部分的孩子都在这个过程中变成了丧失人性的畸形生物。而从大量的实验中,他观察到了一个特例,受到同伴的爱庇护的娜娜奇,不但没有丧失人性,反而获得了能够看见Abyss力场的神秘力量。于是黎明卿开始培养自己的“孩子”,并最终将包括自己的女儿普鲁修卡,黎明之花在内的孩子们都改造成了自己的“弹药包”,以抵抗Abyss的上升诅咒。而作为弹药库形状的孩子们似乎盛着一种液体,用完后,他们也就消耗殆尽了。似乎那些“弹药”就是他们包含爱却甘愿受难的眼泪。

黎明卿追求知识和进步。为了拓宽人类对深渊的探索领域,舍弃了部分人性而获得了更多的知识。知识的产生需要付出代价,而黎明卿坚持了自己的求知欲,因此得到了知识,为后世的探窟家提供了宝贵的信息。虽然他对人性的舍弃令生而为人的我无法不感到恐惧和恶心,但是这个人物始终贯彻了自己的意志,并客观上拓宽了人类的知识,这便是他成为白笛的原因。

当然,我不是在说黎明卿的手段是合理合法的,相反,这对人类的存在具有很大的威胁。人会沦为进步的工具与手段,而作为工具的人一旦价值磨损,可以轻易被替代,被丢弃,正如基地下水道中,作为黎明卿的失败替身的那些行尸走肉一样。

莉可他们下到深界六层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生骸村,在这里,人的价值如此具象化,似乎是理所当然的。生骸(他们的统称)长得像物件,可以被明码标价,在市场上可以用自己的身体交换其他东西,拥有流通的货币。所有人在不断的价值交换中日益被贬损。每个生骸都紧张于自己的价值会贬损,自身的功能性成为他们唯一继续存活的原因。比如引路人卡加给他们介绍时说,一个长着三个孔的生骸的价值就在于能够分别让三根线穿过。如果丧失了最终的功能,他就会被其他生骸掠夺,最终陨灭。

生骸村完全是对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隐喻。其中资本和价值的流动、人的分工和异化在这里被具象化得淋漓尽致。深界六层也正是目前已知最深的一层,仿佛也照应着我们当下最新的文明发展。

所以我认为,整个深渊是一个对人类文明发展的隐喻。如果说地上的人还处于中世纪的蒙昧,那么进入深渊的第一步就是启蒙的时刻,其中既包括新知给人带来的喜悦和便利,也包括了神秘的未知给人带来的危险和诱惑。从启蒙到工业化时代,再到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工具理性使人类的价值日益贬损,成为巨大系统里的一颗螺丝钉,深陷其中的人类就像那些生骸一样,只能依赖其在系统中的分工功能获得衣食温饱。

探险是具有两面性的,他可能带来好的一面,也可能带来坏的一面。尼采说: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这句话具有幽深的诗意,尤其适合探险和人性的主题。是为结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破十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