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的四句教是真命题,还是伪命题?

问题:王阳明四句教:“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存善去恶是格物。”是王阳明在晚年的时候对其大半生学术思想的概括性论述。文喜认为第一、四句是伪命题,在这里抛砖引玉,欢迎大家来争论。第一句是伪命题的立论根据有三:一、元气诞生之前为无,元气诞生之后为有,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的心之体与生俱来就是有生存智慧的,生存智慧就是宇宙精神本原阴阳的集合体,自然是有善恶的;二、《中庸》曰:“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心之体是“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的产物,心之体是“中”,是“喜怒哀乐”“有”而未发,不是“无”而发不了;三、心之体有没有“意”?如有,“意”是处于静态,还是动态?“意”处在不断的变易之中,第一句与第二句在逻辑上是矛盾的。“存善去恶是格物”是伪命题的立论主要是因为它违背了阴阳律。格物是要推究事物背后的机理,阴阳是宇宙秩序,是自然机理,万物负阴而抱阳,一阴一阳之谓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善与恶是一对阴阳,格物格到了存善去恶,没有善哪里来的恶?显然其立论不在道上,显然没有格出自然机理,显然是一个伪命题!

回答:

湛若水在跟王阳明写墓志铭时写道:溺于佛氏,王阳明的心学也一直走佛家禅宗的影子。这看起来与问题无关,但其实在来说六祖慧能的一句谶子: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与王阳明的四句教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来品读一下: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为善去恶是格物,知善知恶是良知。

什么以前呢?心本来是无善无恶的,如王阳明说的“不着相”。有善有恶的心体都不是心的本来面目,因为其中存在一个“意动”,善恶皆是意动所致,一动为善,一动为恶。而心体本身是处于未发之中。

那么什么是格物致知呢?王阳明说为善去恶是格物,顾名思义做善去恶的行为就是格物,当心体形成透明剔透时,善恶一照便知,这就是良知。

就如“天泉论道”时王阳明说:人心的本体原本就是洞明无碍的,原本就具有个‘未发之中’。资性伶俐的人,一旦领悟本体,就是功夫。他人也好,自己也罢,内观也行,外用也可,全部通体透彻。其他人则不免有(后天)习气侵染的心在,本体受到蒙蔽,所以就要教他们在意念上切实地去为善去恶,功夫熟练后,心中的渣滓去除尽了,本体也就明澈了。

言归正传,四句教是什么真命题吗?从心学逻辑上看,毋庸置疑,是真命题,否则心学就只能被看成是鸡汤,而不是哲学。

67777葡京 1

回答:

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一以贯之,都在同一个过程中!

物格了,知致了,意诚了,心也正了!

格物的过程就是致知的过程,致知的过程也是意诚的过程,意诚的过程也是正心的过程,正心的过程也是格物的过程!是故一为四,四为一而已!

王阳明:故格物者,
格其心之物也,格其意之物也,格其知之物也!这三句话,已经把格物说得明明白白了!
再直白点说,格物格的是自己心上的物,格的是自己意上的物,格的是自己知上的物!

标准是什么?为善去恶。

具体怎么格?

当任何的外在刺激在人的内心产生了‘物’
的时候,我们就必须马上客观、公正、彻底、不自己骗自己的去进行分析!而这个格物分析的过程就是致知、诚意、正心的过程!这样下去,外界的万事万物在心、意、知上产生的‘物’被不断分析、内省、打磨的过程中越来越接近至善,到做后,心也是意,意也是知,知也是善,善也是心,无有区别!至此,心外无物,心内无物!

至此,此心巍然不动如山,

此心湛然光滑如明镜,

此心柔弱变化无端如水!

物来应物而此心不动!

至此,动也应物,静也应物,动也静,静也动,无有区别!

67777葡京 2

回答:

我在思考总结我的信用维度观时,发现与王阳明的著名四句教是一致的。这样,也就更加深入的体会到了四句教的深刻,而且也难免有点得意。在这里分享一下我的思考。

我原创的信用维度观是这样的。人类文明社会的最基本元素,是信用。以下,讲述一下零维到三维的意义。

零维:纯粹信用。任何一个被意识到的,无限无边界的存在,均因被意识到而存在可被分为两个部分或侧面的,两者之间的本来一体的关系。

纯粹信用,可以换句话来表达,那就是。

一维:针对人类社会的念想构成,纯粹信用是我们来往关系建立的原始基因,我们的任何来往关系均是信用的来往与交换。来往的自由度和广度可以抽象到信用的大小来要衡量。从无限小起步到无限大,呈现一个线性延展的状态。在现实社会中,这个原理是所有可交易财物和货币金钱的本质。

二维:人类社会的物质载体是人的身心以及人创造积累的物质空间,个体的所有身心活动呈现出丰富的个人情感,欲望和认知,这些差异的表现把纯粹信用包装成了,人种差异,社会职业的差异,身份地位的差异,文化思想的差异等等,无数的差异同在一个平等的维度上,这个维度具有无限延展开的可能性。

三维:针对以上的差异,智人人类有共同的情感认知和想象,足以跨过这些差异,而发生共识,这个空间里特别呈现为我们称之为艺术审美的现象。音乐,美术,雕塑,体育等等无国界,跨人种,跨时空,我们共享一个情感空间。可以简单的归结为我们通常讲的品牌,社会名誉,社会影响力等等。我们的商品和服务,在人世间流转,其本质功能就是在传递和流转这些念想。三维空间本身也是无限延展的。

这样一个人的维度空间与王阳明的四句教什么关系呢?

我们只要去繁就简,从最基本的人的社会发生的最初时刻来看就明白了。

婴儿出生第一声啼哭宣告一个自然生命诞生了。随之,他的社会性也开启了,当然是最为基本的关系。仅就性别而言,三维基本架构当下就呈现出来。

一,性别是天然的产生的,男性还是女性?虽然差异但都有存活的权利,都有被社会认可与接纳的社会权利。

二,当下具体的阶层等等社会文化介入了,婴儿将成为男人或女人。这个婴儿的社会价值随之产生,有高低大小。父母亲友的反应是不同的,婴儿的社会自由度也就不同。

三,无论男女,婴儿根本上同样是人,具有生理心理体征相对差异之外的一切人性人道意义上的同一性与同源性。

以上是零维(人类生命)生发,呈现的最基本的三维,具有空间感,所以称为社会生命的三维空间。

以下对照,王阳明著名的四句教,即能明白,这个零维与三维的关系。

67777葡京 3

回答:

自古便有人心本善或者人心本恶的争论,阳明心学是站在中立者的角度来看问题,认为心之本体是无善无恶的,是心中最坦荡自由的状态。但我们面对人生各种事情时,自然就会权衡利弊,也就是意念起,考虑利己的事情,心中恶和善就会左右摇摆。阳明先生提到的致良知是我非常欣赏的观点,人生在世如果能在不利环境下看到有利形势,能在遭遇挫折是能够找到化解方式,本身就是很好的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行为,这个就是良知,也就是知善知恶,知道什么对自己是善,什么对自己是恶。格物本身是去探寻事物本后的根源和本质,对于人生本来就是要祛除对自己的不利因素,找到对自己的有利因素,不仅仅停留在探寻过程。所以,这四句话不仅是对阳明心学的高度概括,也是修炼心学的一个过程:即先把自己心中念想放下,让心归于宁静;然后就某一件事意念发动,找到其中善和恶;针对存在的善和恶,围绕做这件事情的目标,分析最佳解决方案;最后就是在做的过程,充分发挥事情善的一面,想办法去除恶的一面,或者将恶的一面慢慢转变为好的一面。阳明心学是入世的,就应该在具体是事上分析解决。

回答:

朋友你学识太浅哦。我简单叙述吧。一,这个善就是搏学,宽宏,友爱,和谐,正气。二,王师的知行合一是核心,即搏学之后,悟到真理,那么你的行为和你所悟的就要一致,实则生活中很多人二面三刀,言行不一,虚假等等所为都破坏了自身的正气,也因此而无法做成大事。三,王师四句综合起来理解就是做成大事之人的要求及条件。

回答:

首先题主的这个“真命题与伪命题”貌似不准确、含义不明,我猜测题主的意思是“王阳明的四句教是否正确、是否有价值”的意思吧?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这是王阳明晚年总结自己一生的心得,也是王阳明心学的核心内容。

“心学”的核心价值就是要求遵循自己的内心价值判断,一切随心,而不是“儒学”主张的遵循儒家经典的教条判断,“心学”的核心是要求身体力行、知行合一、一心向善,而且心学也包含实事求是的潜含义在内,而不要拘泥于儒家教义和字面约束。

在王阳明看来,一个人行走于天地之间,认真做事,那么其“心”首先是必定跟随现实而实事求是的,只是往往受到其它权力的干涉、利益诱惑、儒家伦理的约束,人心才变得扭曲起来。所以王阳明从自己的体会出发,提出一切随心,而且是随初心,其目的就是建议人们尽量排除其它与事实无关的各种价值观、教条、利益的影响,这其中主要是排除儒家伦理价值观的影响。

心学是王阳明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深感儒家伦理价值观与实践脱节、虚伪、助纣为虐倾向严重,但囿于那个时代的约束,王阳明的也无法直接反对儒家的教条,他只好另辟蹊径提出“心学”,呼吁人们不要太过拘泥于儒家的教化约束,一切从善从心,从实际出发。

站在这个角度看王阳明的四句教,是有积极的进步意义的,也是正确的。如果王阳明胆量更大一些,寿命更长一些,也不排除他提出更加独立、自称体系的伦理价值观体系,可以在儒家体系上大大的前进一步,以王阳明的功力他是有此机会的。

回答:

并非伪命题,而是我们看问题的概念标准不同。我们一般善恶标准是怎样的,是道德标准对不对,但从法律角度道德标准是不规范的,而西方道德标准与我中国人的又不同。正是因为这些不同,才会导致看问题有各种答案和意见。

同样的王阳明看到当时很多伪君子曲解圣典为满私欲,很多士子思想教条僵化,知行不一,从而提出新的理论诠释。无善无恶心之体,心之本体是和天理一致的,天理规律本无善恶,善恶是人们为区分事物而加上去的道德评判,当我们开悟至心之本体,归致零状态,无污染,就可以在此基础上得到正确答案。这跟我们遇到问题,一团乱后就喜欢推倒重来,重新理顺有点相似。

本心可以说无善无恶,也可以说它致善致恶,阳明认为纯净心之本体是致善的,是天然具备良知能力的,就像看到小孩掉进井里,是人皆会动恻隐之心,本能就会去想马上救人,但人以往人生积累的经验或价值标准会则会让你迟疑,到底要不要救呢,值不值得救呢等等!这个恻隐之心就是意动!迟疑也是意动。意动就有了善恶。

知善知恶是良知,你本心原本就知道救孩子是善的,不救是恶的。是别人的孩子你可能不救,但如果是你的孩子,你想都不想就去救了,这就是知行合一了,也就是良知与行为一致的。

但往往很多时候人会迟疑考虑,那是因为人这时有了私心私欲,考虑了得失。圣人往往是不考虑得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义之所在就去做了,很多思想简单的人也马上就去做了,因为他心地纯净接近本心。所以君子就要为善去恶,格尽私心杂欲、贪婪、妄想、执着、得失分别!就会磨出一颗圣洁之心。

最终目的是什么,当然是成为圣人!诚意正心,格物致良知,知行合一,当你发自内心地看世界所有人都是圣人时,你也就是圣人啦!

回答:

我不认为有问题,我是这么理解的,无善无恶心之体,指的是心本身是包容一切的,用现代语言来看,就像是法律,它类似于一种功能机构,如果心是善的如何理解人会干坏事?如果心是恶的,又如何会有善行?所以心就像天地一样包容一切,可善可恶。有善有恶意之动,指的是善恶只在一念间,起心动念就是意,意动则有善恶。知善知恶是良知,指的是人的理性和情感可以判断行为是否是有益或有害的,而这理性和情感绝不仅仅是人身体的天生的功能,而是需要后天培养的,是知,知就是后天学习培养而得,是有意识的训练。存善去恶是格物,就是是在培养出基本的认知观感之后,更进一步达到格的地步,什么是格,比如谈论人格,谈论的是什么,就是人的本质本能,是经年的有目的学习之中养成的执念和特质,是自我认定的存在意义。也就是说有了前面各种认识之后,要将之进行实际运用,贯彻存善去恶的理念。

67777葡京,回答:

王阳明倾其一生的“四句教”其真伪性,其症结就是从善从恶的哲学。“汉学”更确切的说是“华夏古哲学”,(因为汉语学繁衍于华夏古哲学)是一个经诗子集交织的学说,单从语言理解上可分三大版块:简单明了是其一,其二是简单抽象,三是抽象生僻。往往看似简单,你要考就得花时间,甚至倾其一生,正所谓:千锤百炼出深山。

话转正题,“善”“水”天天和我们打交道。水天天喝喝不够,老生常谈善天天谈不完。正是“善若水,水若善”。“犟”是从牛抽象过来的一个词语,“善”是从羊抽象过来的一个词语,羊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个体,所循的道就是“善”。而“水”更善良,永远低着头走,盛在什么里就是什么形,你肆虐她一瓢,挥洒她,从无怨无悔。老子倡导善行把“善”和“水”匹配在一起━“善若水”,“善”较抽象,“水”较明了,我们就用“水”去还原“善”。水是非常有良性的,遇阳则无形无影飘也,遇阴则或雪或冰有形。《伏·八卦》水于无形胜有形,五行中唯“水”可从“金、木、土、火”生万象,《周·八卦》取“坤”卦遵水性,居东南,绕三山五岳或泽或济归宿于海。坤助生、乾助长,其“水”为媒介也!再说《道德经》从头到尾贯穿的是“善”可是却用“玄之又玄”一笔代过,“道”是“德”生存的土壤,其媒介就是“善”,就象看见沃土和参天大树一样,唯独没有看见滋养她们的━水。

回头再说说王阳明的四句教,更确切的说是四步教:其从“无”入题,经“有、知”到“存、去”,无者混沌初开,心体无肤,即无善无恶;有者,知者:经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可概括为人类的意识形态之初,因“习”而萌生善恶之意,背驰而相远,善恶有别。人拥有一颗什么样的心,致己欲于什么样的境界,必然萌生什么样的念头……

一个人要消化上下五千年的国学,确实很难!倾其所学,望闻问切。也未能解其症结,这也是我的皮毛之语。望切而磋之…

回答:

无善无恶心之体,心本无善恶,就如同这个宇宙本无善恶一样,有善有恶意之动,善恶本在于心,因无明妄动,而有了善恶之念。知善知恶是良知,良知是天性,知道行善去恶是人的本性,存善去恶去格物,心存善良,除去恶念才是做人之根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