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理解庄子的有用无用之辩?

问题:怎么理解?

回答:

先秦时代的道家代表人物庄子,在其著作《庄子》的《山木》一篇中,曾说过一个关于“无用”与“有用”的小故事,引人深思。图片 1

有一天,庄子和他的弟子们在山中赶路,看见路旁有一棵参天大树,枝叶繁茂。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光头强拿着斧子停在树旁,并不去砍伐它。庄子就问光头强为什么不砍这棵树,光头强说:“这棵树不是那种能成材的树,一点用处也没有。”庄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弟子们说:“这棵树因为没有用,所以才能自由自在地生长,得以享受自然的寿命啊!”

庄子从山上下来了,住到了自己的朋友家里。庄子的朋友很高兴,也很好客,他命令仆从杀一只鹅来款待庄子。仆人问:“有一只鹅会叫唤,还有一只不会叫,请问老爷您要杀哪一只呢?”庄子的朋友说:“不会叫的鹅没有用,就杀它吧。”

庄子的弟子听了这句话,估计想了一宿没睡着。第二天,他迫不及待的问庄子:“老师,昨天那棵树因为没有用所以没被光头强砍掉,但是那只鹅却因为没有用被主人杀掉了。请问老师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保全自己呢?”

大家猜一猜,庄子是怎么回答的呢?在揭晓庄子的答案之前,我们要先弄清楚庄子为什么要说这个故事。图片 2

研究任何哲学家的思想学说,都脱离不了他所处的时代,庄子也是一样。这个“无用”与“有用”的故事,正与庄子的时代——战国乱世有关。

春秋战国,是我国的第一个大乱世,特别是庄子所处的战国时期,比春秋时代更为混乱,战争更为残酷,社会更为动荡。当时的各个国家都在招揽人才,变法革新,为那些一肚子学问的士人们提供了广阔的政治舞台。但是,各国变法富强后,便要进攻、侵略其他国家,带来了大规模的战争。

春秋时代的战争,往往表现为贵族之间的较量,不论胜败都是彬彬有礼。但是战国时代的战争却极为血腥残忍,一场打仗打下来,很可能有几万几十万人被斩首、被坑杀,人性的丑恶表现得淋漓尽致。图片 3

在国家内部,由于各国都施行严峻的刑法,导致很多平民由于处罚法律被砍头,或是被施以肉刑,变成残疾人。而且很多统治者都不顾农时,抽调农民去服徭役、服兵役,导致人们的生活更加贫困。人民遭受这样的苦难,是因为他们有用,所以受到统治者的压榨、剥削。

那些为各国变法的士人呢?虽然他们因为有利于国家,在朝廷上显赫一时,但他们的地位却是朝不保夕,很可能受到保守势力的报复。比如秦国的商鞅、楚国的吴起等,虽然让国家富强了,最终却都被处以极刑。特别是商鞅的下场非常惨,被处以五牛分尸之刑。

所以庄子认为,在这样黑暗混乱的世道中,人不再是人,而是如树木一样,是为统治者提供木材的资源。人会遭受什么样的命运,完全是随机的,说不定哪天灾难就降临到自己身上。因此只有对统治者无用的人,才能在乱世中保全生命。图片 4

《庄子·人间世》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个叫做支离疏的人,形体残缺不全,脸部隐藏在肚脐下,肩膀高过头顶,两条大腿与肋骨并在一起。支离疏替别人缝洗衣服、簸筛米糠,足以养活一家子人。但是当国家征兵役、征徭役的时候,支离疏因为残疾可以逃避。当国家赈济病人时,支离疏因为残疾可以领到三钟米和十捆柴。支离疏因为形体残缺,对统治者无用,才得以在乱世享尽天年。

所以庄子愿意做一个隐士,一个对统治者无用的人,他要从社会政治的漩涡中抽身出来,清静无为。《庄子·秋水》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楚国国君听说庄子很有才能,于是派出使者来请他出仕做官。庄子用一个著名的比喻来说明自己的志向:楚国有一只三千岁的神龟,死后被楚国君主供奉在宗庙之中。这只神龟,是希望死去留下骨头让人们供奉呢,还是情愿活着在烂泥里摇尾巴呢?显然,庄子选择了活在烂泥里摇尾巴,也就是隐居避世。图片 5

但是,战国时代的残酷性体现在,哪怕你做一个对统治者无用的隐士,也有可能无辜被杀。因为战国中期以后,各国的王权在不断加强,不断压缩着隐士的生存空间。《战国策·齐策》中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

齐国的使臣去败见赵国太后,赵太后问:“你们国家的那个於陵子仲还活着吗?这个人呀,对上不向国君称臣,对下不治理他的家,也不愿同诸侯交往,这是带领百姓无所作为的人,为什么到今天还不杀掉呢?

於陵子仲是当时隐士的代表,赵太后却因为他无用而要对他磨刀霍霍。那些锐意进取的统治者是看不惯无用的隐士,对于他们来说,无用之人就像不会鸣叫的鹅一样,应该杀掉。战国后期,荀子认为在天子的治理下不应该存在隐士,韩非子认为应该驱逐一切无用之人!

所以,庄子面临了一个困境:有用的树会被砍伐掉,无用的鹅会被宰杀掉,人活于乱世是多么艰难啊!那么到底应该有用还是无用呢?图片 6

庄子给出的答案是:不要那么固执嘛,我要游走在有用于无用之间,看似有用,实则无用,一句话:游戏人间。所以庄子说:“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你可以做好事,但是不要获得名声;你也可以做坏事,但是不要招致刑罚。

庄子的这一思想,被魏晋名士们学去了。魏晋名士也处于一个混乱黑暗的世道,天下征战不休,统治者篡权夺位,互相攻伐,魏篡汉,晋篡魏,天下一统后又有八王之乱……所以魏晋名士们就游走在有用与无用之间。你说他们无用吧,他们出来做官了;你说他们有用吧,他们整天饮酒嗑药。图片 7

庄子保全自己的方法,就是“混日子”,但不要以为庄子是个二混子。庄子的精神境界十分高远,他只是看不起那个污浊黑暗的乱世,所以不愿与世同流合污。但庄子又无法超然世外,所以他只能在世上游荡,在险恶的世间追求精神的逍遥超脱。

因此庄子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但如果在今天还学习他游走于有用与无用之间,那就真的是个无所事事的二混子了。

我是梦露居士,为你解读国学经典。欢迎关注,阅读系列文章。图片 8

回答:



图片 9

哲学,无用的学问

作者:樊荣强

香港一位大学教授,到内地某大学参加学术交流会。在校门口,他被保安拦住,要他登记,问了他三个问题: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

做完登记,教授就开始大发感慨:大陆人民的哲学功底太深厚了,连看门的保安都懂得拿哲学的终极问题来拷问每一个进门的人。

我为何爱好哲学

我从不讳言自己喜欢哲学,尽管在身边很难找到人跟他讨论真正的哲学问题。

哲学一语,在希腊文中原本是爱智慧的意思。因此,一个人有哲学的爱好,常常思考作一些哲学问题,即便不会比身边的人更会赚钱,但一定比他们更快乐,更高雅,更自由。

1984-1986年,我在中共重庆市委党校进修两年。其间有一门选修课,是在英语和哲学原著之间二选一,我毫不犹豫地选修了哲学原著。虽然多年之后略有后悔当时没趁机把英语学好,但哲学原著的学习也让我领略了另外的风光。鱼与熊掌不能得兼,人生总是不完美的。

每个人的爱好各不相同,要解释背后的原因,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就像我为什么特别喜欢哲学,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西方哲学史的许多著作,在讲到哲学起源的时候,都会说哲学起源于惊诧。正如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的第一句话:“每一个人在本性上都想求知。”求知欲源于好奇心,好奇心源于对神奇的大自然的惊诧。

我是属蛇的人。二十来岁的时候,看到了一些《属相与性格》的小卡片上讲,属蛇的人喜欢思考,逻辑思维能力强,擅长系统、准确地阐明自己的观点,适合作哲学家一类的职业。也许,我有跟所有人一样的好奇心,加上属相性格特征这套说辞的持续强化,慢慢就形成了对哲学的强烈爱好。

哲学是什么

哈佛大学哲学教授罗伯特·保罗·沃尔夫在《哲学是什么》一书开篇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说明了什么是哲学。

西姆斯正打算去赴他的第一次约会,所以向他的兄弟——一位情场老手——要一点建议。
“怎么和她们聊天,给我些忠告吧?”
“秘密就在这里”,他的兄弟说,“爱尔兰女孩儿喜欢谈论三件事:食物、家庭和哲学。如果你问一个女孩儿她喜欢吃什么,就表明你关心她。如果你问她关于她的家庭,这表明你的意图是高尚的。如果你讨论哲学,这表明你对她的聪明抱有敬意。”
“哇,谢谢!”希姆斯说,“食物、家庭、哲学,我可以搞定。”
那天晚上,当他遇见那位女孩儿的时候,希姆斯脱口就问:
“你喜欢卷心菜吗?”
“嗯,不。”这个女孩儿满是疑惑的回答。
“你有兄弟吗?”希姆斯问。
“没有。”
“哦,如果你有一位兄弟,他会喜欢卷心菜吗?”
这就是哲学。

在这个故事里边,我们看到,哲学问题往往是假设性的,不切实际的,甚至是没用的。

海德格尔也说,如果非要追问哲学的用途,我宁愿说:哲学无用。

一个青年来找苏格拉底,说:“苏格拉底,我想跟你学哲学。”苏格拉底问他:“你究竟想学到什么?学了法律,可以掌握诉讼的技巧;学了木工,可以制作家具;学了商业,可以去赚钱。那么你学哲学,将来能做什么呢?”青年无法回答。

苏格拉底是想启发这位青年,哲学是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

三观不正?

哲学本来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问,可我们身边的许多人却讨厌它。一则因为,多年来我们都是把它当成政治课来学习,而政治课上充满了枯燥的教条。一则因为,哲学的确是很多人都没有能够弄明白的无用的学问。

有人把哲学的终极问题总结为三个:一是如何更好的认识宇宙世界、并解决关于宇宙的问题。二是如何更好的认识人类社会、并解决关于人类的问题。三是如何更好的认识自我人生、并解决关于人生的问题。

这三个问题巨大而宽泛,其实就是平时人们常说的“三观”问题。所谓三观不正,或三观尽毁,可究竟是哪三观,许多人并不明白。

三观其实就是指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苏格拉底说,未经理性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如果一个人没有明确和正确的三观,那他的生活又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如果我们希望自己过的是真正的人的生活,而且是高贵的人的生活,那就必须知道世界究竟是怎么样子的(世界观),知道生命的价值究竟是什么(价值观),知道人生该如何有意义地度过(人生观)。

庄子在讨论“有用无用”的时候指出:“知无用而始可以与言用矣。天地非不广且大也,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则厕足而垫之黄泉,人尚有用乎?”(《外物篇》)意思是:一个人知道什么是无用,你才可以与他谈论什么是用。“立足之地”确实有用,但是没有既广且大,看似无用的天地,人还能在脚下哪可怜的“立足之地”上站稳吗?

哲学的价值就在于,它让我们拥有了宽广的视野,持续地怀疑和探究本质的精神,以及面对纷扰、穿透历史的平静的内心。

回答:

感谢头条君邀请,发学肤受,曾浏览过《庄子》,浅言为引玉也。

有用无用之论出于内篇·人世间,结篇有云:“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个人解读,有用与无用从不是一定的,认知、时代、地域、形势、发展趋势等都可作用其中。

一提庄子经常让人想到逍遥游、梦蝶、与髑髅言语、妻死鼓盆歌当哭,有出世之态不羁之形,但这只是一面,看过他的《庄子》便惊叹于其人学识之深广,以浅显的寓言、精炼有力的辩论表达哲理,庄子语言表达能力不比文字功力差,看他的故事、读其著作都是享受。

《史记》载,楚威王遣使厚币迎庄子,许以为相,庄周谓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太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诱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这是庄子拒仕楚。还有几段有关治学和修身:至人之用心若镜,不将不迎,应而不藏,故能胜物而不伤。(应帝王)顺事而不滞于物,冥情而不撄其天,此庄子养生之宗主也。(养生主),还有一段最常见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

庄子与弟子行于山中,有大树甚茂,伐者因其不成材而不伐。庄子对弟子说:“此木不成材,得以全”。出山后至友家,其家有鹅两只,一会叫一不会叫,主人杀不叫的鹅待客。第二天,弟子请教庄子,树因不成材而保全,鹅因无用而被杀,那么,人如何自处呢?庄子笑言:“我将处于成材与不成材之间。”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自知、知人、知趋势,不去螳臂当车也不去盲从无已见,前者一片意气、劳而无济于事,自己都不保如何利人如何有为?后者唯常理唯执意,因方正易受诱导与蒙蔽。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选择如何使自己“有用”或“无用”,很难但有必要。

图片 10

回答:

庄子与惠施多次辩论,主题经常环绕着「有用与无用」。从表面看来,惠施得君行道,应该算是有用的人才;庄子一生穷困,似乎毫无用处。这是最后的定论吗?仔细研究他们的辩论,就会找到明确的答案了。

1.「无用之用」的文本

庄子与惠施关于「无用」的辩论不只一次,我们先从最简明扼要的谈起。在〈外物〉中,惠施直接发难。原文大意如后:

惠施对庄子说:「你的言论都是无用的。」

庄子说:「懂得无用的人,才可以同他谈有用。譬如地,不能不说是既广且大,人所用的只是立足之地而已。但是,如果把立足之地以外的地方都挖掘直到黄泉,那么人的立足之地还有用处吗?」

惠施说:「无用。」

庄子说:「那么无用的用处也就很清楚了。」

以上这段数据在说什么?譬如一个年轻人在学校念书,这时学校以外的世界各地对他都是无用的。但是如果把这些无用之地都消除的话,他在学校念书又是为了什么呢?他原本以为有用的学校至此也变成无用了。换言之,有用与无用之间不可采取二分法去切割,因为它们是相互为用的。

因此,任何东西都有用,就看是否用对地方。庄子在〈逍遥游〉与惠施再度谈到类似的题材。

惠子对庄子说:「魏王送我大葫芦的种子,我把他栽植成长,结出的葫芦有五石的容量。用它来装满水,则它不够坚固,无法负荷本身的重量。把它剖开做成瓢,它又宽大得没有水缸容得下。这葫芦不可说不大,我却因为它没有用而打碎他。」

庄子说:「先生真是不善于使用大东西啊!宋国有个擅长调制不让手龟裂的药物,世世代代都以漂洗丝絮为职业。有一位路过的客人听说这件事。愿意出一百金购买他的药方。他召集全家人来商量说:『我们世世代代漂洗丝絮,所得不过数金而已,现在一旦卖出药方就可以赚到一百金,就卖给他吧!』这位客人拿了药方,便去游说吴王。正好越国兴兵来犯,吴王派他担任将领,冬天与越人在江上作战,结果大败越人,并因而得到封地做为奖赏。」

他接着说:「能够不让手龟裂,所用的药方是一样的;但是有人获赏封地,有人不得不继续漂洗丝絮,这是因为所用之处不同啊!现在你有五石大的葫芦,为什么不绑在身上当成腰舟,让自己浮游于江湖之上,却还要担心水缸容不下它呢?可见先生的心思还是不够通达啊!」

对这段故事的总结思考可以用〈徐无鬼〉的一句话来说:「譬如药材,乌头、桔梗、鸡头草、猪零根这些药草,在需要用它做主药的时候,就珍贵了。」

庄子立说的目的,不在质疑、批判或诋毁儒家所设定的道德理想,而在确定「本末轻重」,尤其要先认清客观的现实处境。如果人生只有「道德」二字,而道德又无法脱离既定的社会与人群,那么试问人活着还有多少乐趣?当然,儒家会认为行善最乐,因为那是出于真诚所引发的力量,是自我要求去行善的。但是,多少人在行善之时完全出于真诚之心呢?不可否认的是,许多人行善只是考虑外在的利害:或者受到人群的压力,或者碍于名声与情面,或者只是随俗浮沉、虚应故事。

  我们为什么不让自己经常「开口而笑」呢?为何不让自己「悦其志意、养其寿命」呢?为何不在选择时,先考虑自身的安危与苦乐呢?庄子从不主张「损人利己」,他是希望我们善待自己,可以「安其天年」,这有什么不对呢?人人如此,天下又会有什么纷争呢?

  不仅如此,「活着」本身并非庄子的目的。人与万物的差异,在于他有可能领悟「活着」有何意义。简单说来,人要活着而免于烦恼与痛苦,只有一个根本的办法,就是「觉悟」万物皆来自于道,最后也将回归于道。这种觉悟在人身上所引起的作用,就是肯定人的本性与禀赋来自于道,因而是无所欠缺的,只需善加保存即可。对外界的一切,可以「无待」;对内在的一切,则须珍惜。处于世间,尤其是乱世,难免危机四伏,那么我们要让自己「有用」还是「无用」呢?庄子选择处于二者之间,要视情况而定;我们不是也可以由此得到启发吗?

回答:

有用与无用涉及《庄子》中的许多核心问题,其中之一就是我们要成为怎样的人。《庄子》常常拿树来打比方,比方说有两棵树:

第一棵树,它长得很好,木匠把它刨出来,就可以做一点木屐之类的小物件。这东西好用,卖得贵,这树也就觉得自己很风光。

第二棵树,它的树干很粗,还具有各种美好的品格,特别直、不会蛀掉,诸如此类的。木匠把它砍下来,就可以做宗庙的柱子,这样它就是社稷的栋梁了。

这两种树代表了两种价值观:有的人就希望有一技之长,然后靠着这个技能谋求财富、名誉;还有的人觉得仅仅如此还不够,人要有美德,要为国栋梁,匡济天下,这才是有意义的人生。在很多人看来,这之间有高下之分,比如孔子就提倡后者。

但是,在《庄子》看来,这两棵树在一个层面都是一样的:它们都被砍了,都死了,他们都偏离了自己在森林里自然原初的状况。反倒是那些木工不用的树,可以在森林里天长地久。

~·~·~

人也是这样。不同的人服膺不同的价值,但很多时候,这不仅在伤害自己,还背离了自己的本性。世人所谓的有用,其实是有害。世人所说的没有用,反倒能够让自己平平安安了。

这样的话,是不是说我们要争取做一个一般意义上完全没有用的人了呢?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了么?

当然不是这样的。《庄子》讲了另一个故事:他说去人家家吃饭,人家招待他要杀鸡啊。家里有两只公鸡,那主人就说,杀那只不会打鸣的,它没用。于是,真正的问题来了:树因为有用被砍了,公鸡却因为没用被吃了,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呢?

这时候,我们耍一下小聪明,可能会觉得庄子要这样回答:公鸡被吃了,还是因为自己的肉有用啊。如果它的肉是苦的,有毒的,那人自然不会吃它了,这就叫无用之用。这看上去好像能说会道的,但故事中,庄子不是这样讲的,他的思想比我们更进一层。

~·~·~

他说,如果我们总是在乎世人说的有用没用,一开始就错了。

努力成为有用的人,这其实是在伤害自己;努力去成为没有用的人,本质上也没啥两样。重要的是,要明白一个道理:世人觉得的有用没用,都是在特定场合、出于特定立场形成的判准——《庄子》称为“人伦之传”,就是人们平时的习惯。如果我们能够明白,这些判准、习惯都是偶然形成的一家之言,就会学会从他们的桎梏中挣脱出来。如果能够顺应事物自然的状况,也就超脱于世人的有用无用了。这就是《庄子》说的,要能够驾驭外在事物,不能反过来被他们奴役(物物,而不物于物)。

简单说,《庄子》的贡献在于追问了价值何以为价值的过程,探索了许多将我们从外在价值中解放出来的方式;其局限之一在于预设了一个理想化的“自然”——这就有待下回分解了。

回答:

出世的庄子 入世的哲学

千年之前的战国,是纵横家的天下:苏秦佩六国相印,连六国逼秦废弃帝位;张仪雄才大略,以片言得楚六百里;唐雎机智勇敢,直斥秦王存孟尝封地;相如虽非武将,但气势直逼秦王,不仅完璧归赵,而且未曾使赵受辱。这些纵横家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获得荣华富贵,摆脱贫贱的出身。然而有一个人却显得与众不同,甚至有点格格不入。

别人在头悬梁锥刺股,苦练谋略,而他却在感叹“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别人都在六国奔走,希望被赏识,而他却“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当别人对官位趋之若鹜时,而他却愿像只龟一样生时在泥水中潜行曳尾。当别人在苦苦思索,期望“翻手为云,覆手变雨”时,而他在想“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当妻子去世时,换做别人肯定会悲痛万分,再不济也不会敲着盆唱歌的。
图片 11庄子思想有些部分或许是高深的,晦涩的,但细细参透之下,你会发现这些思想与生活息息相关,对现实具有指导意义。或许这就是思想或者哲学的伟大之处,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有一种穿透千年的力量,让我们这些后人继续受教,并为之赋予新的内涵,逐代传承下去。

回答:

图片 12庄子的用与旡用是讲用应该用对地方,能发挥作用,有好的实际结果。无用不是无用,只是待用。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因时势之变而可用,无时势之趋则用也白用。对于庄子来说用是智慧的体现,无用则是耐心的体视。时与势皆不至之时只有静心养学,只有侍机而动,此之无用所养可用之时。因此用与无用对学人的智慧与修养才是实际中的考验。

回答:

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这个很好理解吧。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谓的有能力的人,就会被统治者所利用,接受统治阶层的组织利诱。然而一旦进去了这个圈子,就面临两个风险。第一:统治阶层崩塌,换代。原先被利用的一批人势必会成为后朝屠戮的对象。第二:有能力的人其实很多,为了争名夺利,自己也将陷入无尽的压力和危险。

因此,没有能力的人,或者即便有能力也不暴露使用,就普通平民一样乐安天命,恬淡虚无。历史没有荣华富贵,但社会历史变迁带来的危难荼毒也从不会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这便是老子所说的夫唯不争,故无尤的圣人雏形。

回答: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一颗大树,很大很大。过往行人停留在大树下乘凉。路过木匠师徒二人,师傅对徒弟讲,这个大树做为木材没有用,列举什么房梁啊桌椅啊烧火啊等等,都不能用。因为没有使用价值,所以不管树长多大,都没有人砍伐。最后大树长成了擎天大树,为人们纳凉所用。

庄子想借此表达,存在就有其存在的道理,现在没有用,不代表以后没有用。有没有用不能只看表面。也鼓励一事无成的人,不自暴自弃。事实上庄子当时所宣传的思想,被很多人看成是无用的,不切实际的夸夸其谈。可他的思想真真的流传了下来,就好像庄子的鲲鹏故事一样,每次读完都觉得思想豁然开阔。

庄子的故事只为点醒世人,看故事的人则需要自省。或许不是每个故事都适合现在的你,可当你遇到思想上无法解决的困惑时,读一读庄子,或许会从某个故事中找到能够映射自己的,并且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解决的方法。

回答:

有用无用,不是针对事物,是针对人的智商行为的,物,都是死的,如果你生活在水乡,所有陆路交通工具都无用,如果你生活在陆路地区,所有水上交通工具都无用。思想的变通,转换。才是庄子思想的主要意思。一切工具都是在特定的条件下才能发挥其作用。耕地机和货车。想发挥优势一个下地,一个上高速。货车下地,不但不能耕地还会把地压平。耕地机上高速,不但不能拉货反到影响交通。。在这有用到别处就没用。用或无用在人不在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