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庄子的“道在屎溺”?

问题:如何理解庄子的“道在屎溺”?

回答:

《庄子》中有一段很重口味的对话。图片 1

东郭子问庄子:“道在哪里?”

庄子回答说:“道无所不在。”

东郭子:“不行,你得指出一个具体的地方。”

庄子:“道在蝼蚁里。”

东郭子:“怎么这么卑下呢?”

庄子:“在稊稗(杂草)里。“

东郭子:“怎么更卑下了呢?”

庄子:“在瓦甓(砖瓦)里。”

东郭子:怎么越来越卑下了呢?“

庄子:“道在屎溺(大小便)里。”

如果熟知庄子的思想,就知道“道在屎溺”是理所当然的结论。因为庄子认为道无所不在,在每一样事物里面。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在道的统御下平等地存在着,没有实质差别,这就是庄子所说的“道通为一”。假如“道不在屎溺”,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图片 2

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庄子为什么要说“道在屎溺”呢?中国的学者们很少会讨论纯思辨的问题,他们的学说总有现实意义。而庄子说:“道在屎溺”,实在是用心良苦,这与庄子所处的时代有关。

我们都知道,春秋战国是我国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乱世,周天子丧失了他的权威,各诸侯国间战争不断。而且庄子生活中战国中期,比春秋时代更加混乱,战争更加血腥残忍,社会更加动荡不安。一场战争打完,很可能有几万、几十万人遭到屠杀,成为累累白骨。为了打赢战争,很多国君不顾农时,抽调百姓去服徭役、服兵役,结果百姓的生活更加困苦。哪怕在有为之君的统治下,百姓仍然吃不饱肚子,如果摊上一个荒淫无度的君主,肆意压榨百姓的膏脂,那就更加悲惨了。

战国时期的各个诸侯国为了增强实力,打赢战争,都在积极招揽人才,变法革新,以求富国强兵。士人们有了用武之地,积极地游走于各诸侯之间,一旦得到重用,立刻飞黄腾达,显赫一时。但是实际上他们却处于极度的危险中,地位岌岌可危。因为他们推动变法,损害了贵族们的利益,很可能遭到反扑。秦国商鞅、楚国吴起,虽然都大有作为,但却在重用他们的国君死后遭到了报复,身首异处。特别是商鞅的结局很惨,被处以五牛分尸的酷刑。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对统治者有用的人,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士人,都会被这个时代无情的吞噬。如果想保存自己,就要做一个无用之人,避世隐居。图片 3

但是,战国时代各诸侯国的王权不断集中,隐士们的生存空间不断受到压缩。如果你想做一个无用的隐士,反而可能因为无用而被杀,因为野心勃勃的统治者们无法容忍那些不为自己所用之人。例如《战国策·齐策》中就有这么一个故事:

齐国派使臣出使赵国,赵太后接见齐国使臣时问道:“你们国家的於陵子仲还没死吗?这个人上臣服于国君,下不治理他的家,也不结交诸侯,这是没有用的人,为什么你们还不把他杀掉呢?”

於陵子仲是战国时著名的隐士,以品行高洁著称,不愿出仕为官。赵太后却因为他无用,想要杀掉他。这并非偶然现象,当时的荀子认为在天子的治理下不应该存在隐士,韩非子认为应该驱逐一切无用之人!

所以在战国时代,隐士们并没有人们所想的那么逍遥自在,他们随时可能陷入死亡的陷阱。《庄子》一书中的隐士们经常会得怪病、重病,而且在得病时还能保持着乐天知命的态度。其实这正是庄子对隐士们险恶处境的隐喻,而且这些隐士在险恶的处境中选择了认命。图片 4

不论是出仕为官还是隐居避世,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到底怎样才能在乱世保全生命呢?《庄子·山木》中说了一个关于“无用”与“有用”的小故事:

这天庄子和学生们走在山间的小路上,他们看到道旁有一颗大树,枝叶茂盛。伐木人拿着工具停在树旁,却不砍这棵树。庄子问这个伐木人:“你为什么不看它呀?”伐木人说:“这棵树不成材,没有用,我干嘛要废力气去砍它?”庄子回头对学生们说:“这棵树没有用,所以才能够安享天年啊。”

下了山后,庄子带着学生们来到了朋友家中。朋友见了庄子一行人很高兴,叫人杀一只鹅招待庄子。下人问:“有一只鹅会叫,有一只不会叫,杀哪只呢?”朋友说:“就杀那只不会叫的鹅,它没用。”

庄子的学生听了朋友的话,若有所思。第二天,学生问庄子:“老师,昨天的树因为没有用能够安享天年,可是主人家的鹅却因为没有用被杀掉了。到底应该怎样才能保全性命呢?”

这个故事比喻的正是战国的乱世:勤劳的百姓、做官的士人就像有用的树,会被砍伐掉;避世的隐者就像无用的鹅,会被宰杀掉。这真是一个两难的处境啊!庄子会选择做无用之人,还是有用之人呢?图片 5

庄子说,我要处在有用和无用之间,既非有用,又非无用,看似有用,实则无用,概括起来就三个字:混日子。

於陵子仲为什么会遭到统治者的忌恨?因为他太高洁,无用得太高调了。《孟子》一书中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

於陵子仲的哥哥是卿大夫,所以他看不起自己的哥哥,就算是饿死,也不吃哥哥一口东西。有一天,有人送了他哥哥一只鹅,於陵子仲鄙夷地说:“这个厄厄叫的东西有什么用呢?”某日,於陵子仲的老母亲把鹅杀了给他吃,他不知道是那只鹅,一边吃一边说:“嘿嘿,真香。”(此处有动图)正巧他哥哥回来了,说:“这就是那个厄厄叫的东西啊。”於陵子仲一听,立刻扣嗓子把鹅肉吐出来了。

但是,像於陵子仲这样的隐士,岂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诉统治者,自己是个无用之人吗?他的名声连其他国家的国君都知道了,说明他真的太高调了。人怕出名猪怕壮,所以於陵子仲这样的隐士会遭遇杀身之祸。图片 6

所以想要保全自己的生命,就不要那么清高,要和光同尘,与世同流而不合污。《庄子·人间世》里有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个叫做支离疏的人,形体残缺不全,他的脸在肚脐下之下,两肩高过头顶,双腿与肋骨并在一起。支离疏替别人缝洗衣服、簸筛米糠,足以养活一家子人。但是因为形体残缺,当国家征兵役、征徭役的时候,他可以大摇大摆的逃避,悠哉悠哉;当国家赈济病人时,他可以领到三钟米和十捆柴。支离疏因为形体残缺,所以能够在战乱中保全生命,逍遥自在。最后庄子总结道:形体残缺都可以享尽天年,更何况是德行残缺呢?

因此庄子说:“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你可以做好事,但是不要获得名声;你也可以做坏事,但是不要招致刑罚。不要做一个高洁的人,要做一个德行残缺的人。所以庄子与清高的隐士不同,比如他穷困潦倒的时候,会跑去向监河侯借粮食,而於陵子仲这样的隐士就不会这么做。图片 7

所以,庄子说:“道在屎溺。”道并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东西,哪怕这个时代污浊不堪,像屎溺一样烂,庄子也可以在其中看到“道”。因此庄子能够在乱世中顺任自然,怡然自得,就像大乌龟在污泥中爬行一样。不要以为庄子的境界低,只是因为庄子在这样的时代里看不到希望,只能逃避,用一句流行的话说就是:“人间不值得”。庄子的思想看似逍遥,其实带着一种深深的悲哀和无奈。

为什么庄子思想到了魏晋时期才流行开来?因为魏晋同样是个乱世。天下征战不休,统治者篡权夺位,读书人随时可能有杀身之祸……所以魏晋名士们就在有用与无用之间混日子。你说他们无用,他们并没有避世隐居;你说他们有用,他们又整天饮酒嗑药,不理政务。

当然了,这些都是乱世的全身之道,是庄子的无奈之举。假如我们不能结合时代背景来读庄子的书,最后恐怕只能变成得过且过的废人。

图片 8

我是梦露居士,为你解读国学经典。欢迎关注,阅读系列文章。

图片 9

回答:

图片 10

道在屎溺,这句话字面上很好理解,屎溺可以理解成粪汤……

它的出处来源于《庄子·知北游》,在文章中其实庄子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有心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原文。

故事背景是东郭子问庄子,道在哪里?庄子说“无所不在”,结果东郭子说“别糊弄我,你必须给我个明确的地方”,这就有了庄子所说的“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

庄子如何解释的这个“道在屎溺”呢?

首先,知北游篇,开头就告诉了大家,这个“道”啊说不得,尤其是知“道”的人,更说不得,这也是老子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的意思,而释迦摩尼在《金刚经》也说“我说法49年,实在是没有说,如果你们以后讲我有说法,就是毁谤我”。

而庄子紧接“道在屎溺”继续说,你这么问本身就没触及道的本质,你总是在某一方面,某一具体事物上面寻找道,这样其实你找的“道”局限在了你提问的问题上面,并不是真的道。

庄子开始举例模式,说古代一个城管叫获,问一个杀猪的猪(被宰了的猪)的肥瘦,踩踏猪腿,越往下越能知道猪的肥瘦。

啥意思?就是光看猪的肚子啊,屁股啊等这些有肉的地方,无法分辨,因为都那么肥,但是猪腿的肉不好长,这头猪要是腿上的肉都那么肥,那他得多肥,都长到腿上了。举个例子,张三、李四都是亿万富翁,张三有100亿,李四有10亿,你想知道他两谁更有钱,光看跑车不好区分,那怎么区分,你就在最最最最没用的生活用品上区分,张三家的指甲刀都镶嵌着钻石,李四家的只是纯金的,所以张飞比较肥。跑车就是猪肚,指甲刀就是猪腿。

“道”是无所不在的,只做表面功夫求不得道,上学时我们上课都读书,工作时我们每天都干8小时,但为何别人学霸我学渣,别人总监我文员,拉开差距的是余下琐碎的时间,是用心的程度,是否塞满了整根猪腿,意思意思糊弄的背后,最后只能输给自己。所以表面上仙风道骨,诵经百遍不一定是得道之士,而是面对挫折而不怨,面对困难而不馁,面对成功而不喜,面对利欲而不乱,深知自我内在的追求,不强求于外部世界,顺应事物应有规律,不以机智夺取,不失本心,不乱已行。

这样你便能在屎溺之中,领悟道的本意,看其他“高贵”的事物,便更清晰明了。

欢迎朋友们转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互相关注,一起交流学习进步。

回答:

道(自然规律)是无处不在的!但凡夫俗子肉眼凡胎!偏要千山万水去寻找!以为道必须存在于世俗眼中所谓高大上美的地方。庄子为破其执着,指出凡人眼中每况愈下的地方都有道的存在!可惜仍然没能让问道者悟道!但也不用太可惜,这个故事应该启迪了成千上万的求道者,让他们摆脱了分别思维!

人所以痛苦,不能悟道根源在于不知道万物一体而妄加分别!好端端的浑沌状态偏要凿出七窃,虚妄分别所谓的美丑,善恶,是非,成败……却不知道享受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自己身心,却仍空手一场!

转过思路,突破固化思维,道眼慧眼通通显现,就会随时随地与道同体,逍遥自在!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回答:

道在屎溺,这句话字面上很好理解,屎溺可以理解成粪汤……

它的出处来源于《庄子·知北游》,在文章中其实庄子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有心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原文。

故事背景是东郭子问庄子,道在哪里?庄子说“无所不在”,结果东郭子说“别糊弄我,你必须给我个明确的地方”,这就有了庄子所说的“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

庄子如何解释的这个“道在屎溺”呢?

首先,知北游篇,开头就告诉了大家,这个“道”啊说不得,尤其是知“道”的人,更说不得,这也是老子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的意思,而释迦摩尼在《金刚经》也说“我说法49年,实在是没有说,如果你们以后讲我有说法,就是毁谤我”。

而庄子紧接“道在屎溺”继续说,你这么问本身就没触及道的本质,你总是在某一方面,某一具体事物上面寻找道,这样其实你找的“道”局限在了你提问的问题上面,并不是真的道。

庄子开始举例模式,说古代一个城管叫获,问一个杀猪的猪(被宰了的猪)的肥瘦,踩踏猪腿,越往下越能知道猪的肥瘦。

啥意思?就是光看猪的肚子啊,屁股啊等这些有肉的地方,无法分辨,因为都那么肥,但是猪腿的肉不好长,这头猪要是腿上的肉都那么肥,那他得多肥,都长到腿上了。举个例子,张三、李四都是亿万富翁,张三有100亿,李四有10亿,你想知道他两谁更有钱,光看跑车不好区分,那怎么区分,你就在最最最最没用的生活用品上区分,张三家的指甲刀都镶嵌着钻石,李四家的只是纯金的,所以张飞比较肥。跑车就是猪肚,指甲刀就是猪腿。

“道”是无所不在的,只做表面功夫求不得道,上学时我们上课都读书,工作时我们每天都干8小时,但为何别人学霸我学渣,别人总监我文员,拉开差距的是余下琐碎的时间,是用心的程度,是否塞满了整根猪腿,意思意思糊弄的背后,最后只能输给自己。所以表面上仙风道骨,诵经百遍不一定是得道之士,而是面对挫折而不怨,面对困难而不馁,面对成功而不喜,面对利欲而不乱,深知自我内在的追求,不强求于外部世界,顺应事物应有规律,不以机智夺取,不失本心,不乱已行。

这样你便能在屎溺之中,领悟道的本意,看其他“高贵”的事物,便更清晰明了。

欢迎朋友们转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互相关注,一起交流学习进步。

回答:

庄子问答,被俗人无聊追问,说了一句气话,于是天聊死啦。

这就好比出问题者比较庸俗,问一些无聊的问题。

庄子伟大,在于他是超一流的哲学家,所以能从身边生活解释真理,不像周国平等三流伪哲学家引用哲学术语灌鸡汤。

庄子伟大还是你伟大?你伟大。

为何?因为庄子《齐物论》说:万物一体,没有差等。

儒家就不同了,仰慕冠冕堂皇,西方倾慕富贵高雅,当代中国人大多眼里只有钱了,哪里还把穷人放在眼里。

庄子则不同,穷居陋巷而心游天下,学富五车而不为臣卿。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大师在民间,也在你身边,不要羡慕官商明星,过眼云烟而已!

回答:

“道在屎溺”出于庄子之说,也代表了庄子的思想境界和学术的高度。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

东郭子向庄子请教:所谓的道,最出乎意料的是什么?庄子说:那就是无处不在。东郭子说:更形象的说呢?庄子讲道可在于蝼蚁之中。再问:还有更卑下的吗?答:在稊稗之中也有道。问:还有更卑微的吗?答:有啊,砖瓦之中也有。问:还有更不可思议的吗?庄子说:何止呢,屎尿之中也有道。

很多人认为庄子说的片面,其实不是。因为这是东郭子在问:所谓的道,能现象在于什么地方让人难以想象的?人们会反感不愿意的地方,这就是“恶乎在”,开始庄子已经说的够清楚了,无处不在啊。东郭子不明白,想问究竟,庄子便说蚂蚁这些小生物也有道,还是不明白,就再讲连小植物不会动的也有道,还是不明白,那就说瓦砾这些死物也有道。还是不懂,才回答说屎尿这些污秽东西也是道。

庄子这样说,也证明他是大智慧的人。大家觉得是不是呢?本人悟空问答命理师陈一宏,欢迎关注交流。

回答:

吃喝拉撒睡,

这是道智慧!

健康无疾病,

精神灵光辉!

吃喝拉撒睡正常,

这是智慧人眼光!

不生怨恨恼怒烦,

哪来疾病缠身上!?

回答:

原创思想,这实在是很简单啊,道就是整个宇宙,所以宇宙中的一切皆是道的一部分。

回答:

只有我们明心见性开悟了,才会明白世尊所言:一切法皆是佛法。你也才会明白:平常心即是道。也正如庄子曰:道在屎溺。诸君举手投足,扬眉瞬目之间均是菩提大道,何不明之?若执心外求,以世间推理妄想之,离道远矣。多读一些大乘佛经,特别是“楞严经”,可助我们明道。

回答:

道在,有屎溺,道亡,不屎不溺。道,在动物,是生物电场,生物电场这条道如果消散了,那么动物不拉屎不撤尿了,神散命没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